流金夜没有色

【双玄】灯火阑珊处(一)

多年不动笔动笔就挖坑坑品没保障。

存个脑洞脑洞太多更完与否全随缘。

我流OOC。

 

——————————————————————————————

4.1补一下大体思路。

具体来说接原著线,谢怜本能做神武大帝却选择跟花城归隐山林过没羞没臊的小日子

师青玄在皇城做乞丐,乞丐本就日子贫寒颠簸,又是一身伤病刻意不去治,数年后即将不久于人世

黑水终究还是放不下。

他本能地知道应该去求证什么,留下什么,如果师青玄真的死了,纵然千百年后再想通也是晚了

于是他向花城借了能吞噬记忆的妖怪,用自己的法力,师无渡残留的记忆,师青玄的记忆,造一个百年前的梦境,师青玄还是那个师家没落前无忧无虑的小少爷,师无渡还没有飞升,“贺生”还在赴考科举的梦境。

他留在师青玄身边,看着他长大,经历过他经历过的事情,然后在梦境进行到换命时,略施小计,让师青玄知道了这件事情

黑水想。自己给过师青玄那么多机会,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师无渡。

这一次师青玄也仍然不会向自己伸出手吧。如果如他所想,他终究能彻底放下了

放下曾经照进生命里的这道光,放下自己最好的朋友,放下已经结束的复仇,了却执念,从此消散

但是这一次,十六岁的师青玄,拉住了他。

BE还是HE没想好(。

 

——————————————————————————————

 

 

“我道你不远千里跑来是有什么事,原来是想借这个东西。”花城说。 

二人身处在一片黑暗的地室之中。石壁破旧,爬满潮湿的青苔,地上隐隐约约有渗入缝隙的陈年血痕,只有墙上一人多高的位置稀稀疏疏,环着他们燃着几盏昏暗的油灯,如果谢怜在此,定会认出这就是他第一次来极乐坊到过的地方——那个关押过地师的囚室。此刻,主人还是主人,囚徒还是囚徒,只是囚徒已经恢复了本相,一袭黑衣,及脚背的袍边滚着银色的暗纹,负着手一脸阴沉。对面,红衣少年似笑非笑,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不倒翁,抛给了不速之客。

那不倒翁哭丧着脸,分外滑稽,仿佛在为自己的命运无声地呐喊。

堂堂妖怪,被化成这个样子,还被一个鬼王丢到了另一个鬼王手里,也可算上天上地下头一份了。

当然,他没有见过青灯夜游——要是见过了,或许会感到一丝安慰。

贺玄将这只妖怪揣进了袖中,点了点头。花城道:“没有什么事,我就回去陪殿下了。……不过,你拿这个,莫非是想?”

贺玄本来已经拔脚要走,闻言顿了一顿,花城扬眉。

你不是已经报完仇了吗?上次把那风师扇修了,这次又跑来要用这妖怪制造失忆,要折腾就折腾到底不然干脆杀了完事我保证不跟太子殿下提。

黑水突然有点想研究一下一个人的表情里到底为什么能透露出这么多东西,须臾,他淡淡道:“他要死了。”

花城“哦”了一下。

 

 

是的,师青玄要死了。

虽然才短短数载时光,但凡人的生命本就短暂,那一场大变更是掏空了他的元气,平日里有些小灾小病,他也从不去治,只每天混迹群丐之中度日。有其他乞丐劝他找朋友要几个钱去接好自己的胳膊腿,他也拒绝。

这一日,师青玄懒洋洋倚着墙根晒太阳,面前摆着一个破碗和一根破竹棍,仿佛有些醺然入睡,旁边一个老乞丐本来和他一起在日头下打盹,被飞来的苍蝇吵醒了,挥手驱赶了苍蝇后扭头看了看师青玄,有点犹疑地捅了捅他:“老风?老风啊。”

师青玄被捅了两下才醒:“干啥?”

老乞丐松了口气,摇头道:“没事,就是刚才……”

刚才看他,脸色苍白,呼吸几近没有,不像个活人。

师青玄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拍了拍他的肩道:“老李啊,你可别大白天的犯愣,不然你去洗衣坊门口那条河边,陪那几个孩子玩玩去,我在这讨钱就行了。”

“可得了吧,你就在那打盹,能讨几个钱?”老乞丐嗤之以鼻,压低了声音:“不过老风,你那些个神仙朋友,真不来给你治治?你这腿下雨天可难受着吧?我看你也不像没有几个好朋友的人呐?”

师青玄笑了笑。

仿佛觉得日光有些刺眼,他抬起好的那只手,搭了个凉棚,挡住了些日光,只是传来的语气还是一样轻松明快:“有啊,当然有,我有一个最好的朋友。……老李,我跟你说,其实我当年犯了一个很大很大的错,打碎了神武大帝的琉璃盏,被贬下来受完惩罚才能上去,你信不信?哈哈哈哈”

刚好几个青年乞儿正端了碗往这破庙走来,听到了二人的交谈,其中一个平素爱挤在人群里听些戏本弹唱的乞儿笑起来:“哈哈哈哈,老风又在吹牛逼了,说他是猪(注1),哈哈哈哈……”便绘声绘色地讲起他道听途说的故事来。师青玄也懒得纠正他张冠李戴,只调整了下姿势,让自己靠墙根靠得更舒服一点,远离了门根那泡野狗尿,笑了笑又阖起了眼皮。

明兄啊明兄,我或许快要死了,用这些年还你,是不是不够?

不够吧。

血海深仇,五条人命,百年时光岁月过隙,一潭死水。

风云流转,人间佳节,挚友知交眉目依旧,早知当初。

在合上眼前的最后一刻,师青玄看见一袭黑袍的边角,在他面前的土地上委顿了下来。

这衣摆那么干净,地上都是泥土,要弄脏了啊。

失去知觉前的一瞬间,他模模糊糊地这么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1:西游记戏本,打碎琉璃盏的是沙僧,乞儿没文化听了个边角+添油加醋编串了

 

评论(1)
热度(18)
画画不会,搞事靠怼。非常杂食,欢迎勾搭。吃拆不吃逆!
目前墙头:闪All(fate)、花怜/双玄/雨裴雨/风情(天官)、茨酒(yys)

关注的博客